如今,提起“针刀”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但对于针刀医学的发展历史却不一定了解。针刀发展是一条充满艰辛与坎坷的道路,是一首写满悲壮与欢欣的歌曲……

自从1976年朱汉章教授发明小针刀以来,迄今已经走过了整整40个年头。当年朱汉章医生从偏远的苏北乡村开始落脚南京,不久后两次南下深圳,两次往返泰国,又驻足西安,最后终于来到首都北京,他从一名赤脚医生到大学教授,把一枚小小的针刀发展成为一门崭新的针刀医学,这一历史进程中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也谱写了许多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篇章。而在这一过程中有一位陪伴朱汉章老师一起分担风雨,共享阳光的得力助手,针刀史上重大事件的亲历者、见证者,参与者——朱汉章教授早期的学生和其事业的接班人、著名的中西医结合专家、海军总医院疼痛诊疗中心首席专家王燮荣教授。

王教授作为我国针刀界创会的核心元老,在其老师朱汉章教授逝世之后,继续高举针刀医学大旗,坚持在第一线带领广大针刀同仁们继承朱汉章遗志,团结一致向前走,为针刀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迄今,经王燮荣教授培养的海内外针刀医生已超过万人,并用其独创的“针刀—正脊—药物三联疗法”治愈了各类常见病及疑难病达七八万人之多。每当谈起针刀往事,王教授都会饱含深情地如数家珍——

1988年底—1989年初及1991年初王燮荣先后两次爬上冰天雪地的庐山参加朱汉章老师的针刀培训班。那时候也正是朱老师创业最艰难的时期,由于小针刀发展初期主要是治疗网球肘、腱鞘炎、跟骨骨刺、肩周炎及腰三横突综合征等相对比较简单的疾病,社会上很多人对小针刀不了解,存在有种种误解,甚至不乏一些恶意的中伤和攻讦的声音,面对社会上的质疑和针刀界一些人的离去,在针刀陷入“四面楚歌”的窘境下,王燮荣教授通过临床实践体会到,小针刀疗法能为患者解除痛苦,适合于从城市大医院到农村和部队基层各级医疗机构使用,很符合中国国情,尽管发展过程十分曲折,但他还是下定决心和朱老师一起走下去。

逆境往往是到达真理的一条通道,王燮荣教授和其他几位早期的专家一起紧紧跟随朱汉章老师克服重重困难,经国家科委批准,于1991年2月14日正式组建了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外科分会小针刀疗法专业委员会,以后又升格为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分会。王燮荣教授先后担任该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秘书长长达十二年之久。协助朱老师发展会员,组织培训,并组织了多次大型国内外学术交流活动。使针刀队伍迅速壮大,学术水平迅速提高。直到2002年,王教授因为年龄原因退居二线,担任学会专家组组长。

几度梅花红,几度雪花飞,到了21世纪初,针刀发展再次迎来新的春天。在党和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为进一步把中医药推向世界,2003年成立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2004年11月,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针刀专业委员会成立,朱汉章老师担任首届会长,王燮荣任专家委员会主任。2006年朱汉章老师在赴外地讲学期间终因劳累过度,不幸心脏病发作,英年早逝,他为针刀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此后该学会会长一直处于空缺状态,直到2010年,经针刀界同仁们一致推举,已届七十高龄的王燮荣教授再次出山,担任第二届会长。2015年学会换届选举,王教授再次以高票当选为第三届会长。

抚今追昔,针刀医学经过40年的发展,由一枚小小的针刀发展为针刀疗法、最后形成一门针刀医学新学科,并且受到越来越多的各专业的医生和广大患者的欢迎,王燮荣教授在协助朱汉章老师开创针刀事业的道路上也留下许多重要的足迹。

1992年12月,王燮荣教授从学科建设的高度向其老师朱汉章教授提出建立“针刀医学”新学科的建议和理论构想,当即得到了朱老师及其夫人周芳女士的首肯和赞赏,他们三人并为此热烈讨论了两天两夜,理清了“针刀医学”的发展思路,明确了“针刀医学”的发展方向。此后经过10多年的探索和努力,终于迎来了针刀史上新的里程碑——针刀医学新学科的诞生,其主要标志是:

2003、04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教育部分别组织了两次大型专家鉴定,得出主要四条结论:

2003年,朱汉章老师正式成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开设了针刀医学课程,并组织编写了第一套高等院校针刀系列教材。从此之后,针刀医学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迄今全国已有10所高等院校开设了针刀课程,先后开设了本科、硕士、博士教育。北京中医药大学郭长青教授还带有针刀博士后研究生,这一切均标志着针刀医学新学科的诞生。

2004年中科院“数学和系统科学研究院”,在全国12个省市开展了大样本调查,据统计每天接受针刀治疗的门诊患者达36万人次。在其适应症范围内,针刀治疗与药物、手术治疗对比,每年可为国家节省607亿元医药费用,针刀治疗成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一种有效的补充手段。

原国家卫生部陈敏章部长1994年就指出:“中医要现代化,中医要走出国门,我看小针刀疗法或者叫针刀医学就是一个成功的范例。”原卫生部长张文康也指出:“针刀治疗所需设备简单,操作方便,效果确实,费用低廉,简称“简便验廉”,很符合我国国情。”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国内经过不同途径培训的针刀从业人员已达10万人之众,并且传播到海外30多个国家和地区。来自美国、加拿大、德国、墨西哥、韩国东南亚、中亚五国等国家的医生都纷纷前来中国学习针刀技术。但王燮荣教授清醒的指出,针刀队伍由于普及很快,提高相对滞后。目前,还出现了多个山头林立,针刀队伍良莠不齐的倾向,因此,整体素质亟待进一步提高。

王燮荣教授历数以上重大事件,脸上充满了自豪,并动情地说,针刀医学能发展到今天的局面主要有四个重要因素:

1、朱汉章教授经过30年的呕心沥血艰苦奋斗(1976-2006),历经磨难,终于创立了这门新学科,因此,朱汉章教授理所当然的成为针刀医学的创始人和奠基人,他对人类健康事业所做的贡献必将彪炳史册。

2、随着针刀医学的不断发展,有越来越多的中、西医学专家加入到这支队伍中来,因此,针刀医学从理论到实践的发展和完善也倾注了他们辛勤探索的汗水和智慧。

3、在针刀发展过程中还得到很多医学泰斗的大力扶持和教诲。像最早支持朱汉章的尚天裕教授、王雪苔教授、周仲瑛教授;以后又得到了吴阶平、顾方舟、巴德年、程莘农、吴咸中、石学敏等多位院士的大力扶持和关爱,没有他们的关爱和扶持,针刀医学走不到今天。

4、在针刀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更得到了各级党政领导的支持,朱汉章最早得到江苏省省委支持,来北京后更是得到上至国家主席、尤其是历届卫生部、卫计委、中医药管理局的多位部长,下至各省市区领导的关怀与支持。

因此我们可以自豪地说,针刀医学是真正由中国人原创的医学新学科,是中国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

王燮荣教授追随朱汉章老师,无论是在老师生前身后,一直没有离开过针刀圈,是朱老师生前事业上的得力助手,无奈朱老师2006年溘然长逝,针刀界一时群龙无首,就在针刀人集体沉浸在悲痛之中时,王燮荣教授首先站出来组织针刀界举行朱汉章教授功绩追思会,在会上王燮荣教授提出了著名的“三个不能”口号:1、朱汉章教授及其创立的针刀医学旗帜不能倒 2、针刀队伍不能散 3、针刀同仁人心不能乱。”“三个不能”的口号为针刀界注入了强劲的动力。会后并号召海内外学生自发捐资为朱老师修建了一座陵园,此后王燮荣怀着对朱汉章教授的深厚感情,承载着广大针刀同仁的期望,每年都会在朱汉章教授逝世纪念日,召开大型纪念会,旨在把全体针刀人凝聚起来,为继承和发展针刀事业而努力奋斗。

朱汉章教授逝世十年来,经过全体同仁的不断努力,针刀队伍不断壮大,针刀学术日新月异,足以告慰朱汉章老师的在天之灵。

2012年国家科技部提出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设立国家级名老中医拜师带徒科研课题,旨在把名老中医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传承下去,经过层层筛选,最终17人入选,王燮荣教授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针刀界唯一的一位。王教授认为,他能获此殊荣,也是朱汉章教授的光荣,是全体针刀同仁的光荣。

王燮荣教授至今仍然坚持在针刀临床一线,每周定期在海军总医院“王燮荣针刀名医工作室”出诊,慕名而来的海内外患者络绎不绝。无论是社会各界成功人士或国际友人,还是普通百姓,王教授都一视同仁,悉心诊治,从不马虎。多年来,许多患者送来各种匾额、锦旗、字画和感谢信。但他认为患者赞誉的“苍生大医”、“中华第一刀”、“俠骨仁心”等等只是对他工作的鞭策和鼓励。

王燮荣教授为针刀事业不懈奋斗,为中青年医生不吝带教,为广大患者不辞辛苦,是当之无愧的针刀界名宿,针刀医师的典范,患者健康的守护神!

1965年毕业于军中名校第四军医大学。当代针刀医学及脊柱医学的重要开拓者和学术带头人。

1992年,向其老师朱汉章教授提出建立“针刀医学”新学科的建议和理论构想。

(2003/2004经两次国家级专家鉴定,已正式将“小针刀疗法”更名为“针刀医学”。)

1994年提出“脊柱力学平衡三维七论学说”、“脊柱病内外力平衡失调理论”及软组织损伤“三大病理环节理论”,并创立安全高效的“王氏整脊手法”及“针刀—整脊—药物”三联疗法。治愈颈肩腰腿痛及脊柱相关病患者七万余例,并为海内外培养了万余名针刀—整脊人才。发表学术论文多篇,专著及合著5部。

2000年提出广义的“脊柱医学”理论,并指出“脊柱是生命之柱、健康之柱、长寿之柱!”

2004年发起《中华脊柱医学论坛》(任主席,每年一次),呼吁全社会“关注脊柱,关爱健康“,倡导全民脊柱健康新理念。

他多次参与组织策划并成功主持了“世界传统医学大会”,“首届国际民族医药大会”、“首届国际针刀医学大会”、“跨世纪骨伤人才大会”、“首届中华脊柱医学论坛”等大型学术活动,对促进中外医学交流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2015年开设《天人合一养生大讲堂》揭示巴马老人长寿七大奥秘,倡导全方位健康养生新理念,并推出融气功、瑜伽、现代生物力学为一体的王氏吐纳、导引系列养生功(易学易练,老少皆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